營隊活動

卓越禪修營

2018-08-22

心得分享

 

一段祈願、許願的菩提路,在這炎炎夏日,份外沁涼;

 

祈願現在的生命,不存在妄想,放下身心;

 

許願未來的我,只有方法,身在哪裡,心就在哪裡。

 

 

 

 


 

在2017年的8月3日我踏上法鼓山為了夏季青年卓越禪修營,

 

希望在找不到方向,與找不到自我的生活中找到燈塔,

 

而在今日8月10日迎著艷陽,帶著心田種下的許多菩提子,返家。

 

嗯,我是第六組的,我叫張峻榮。

 

 

 


要把生命留在現在,就要先把第二生命撥離,第一天第一時刻,我的第二生命-手機,就被請走了,

 

開始有點不一樣的感覺,全身好輕盈阿,以前口袋裡不是錢包就是手機,

 

有事沒事拿出來看看,走兩步看一眼,聽到聲音更是立馬要回覆訊息,從來不覺得口袋裝這些也是有重量的。

 

 

更有體悟是在吃飯、睡覺...時候,以往吃飯注意力都在手機遊戲,反正菜看起來不錯,吃就好了,

 

手機遊戲沒有玩好像全身癢,現在更多的注意是在飯菜的色香,周遭環境的變化上,

 

例如:我看到法師每次都最後用餐,隊輔每次都排在小隊最後才取餐、

 

餐廳義工菩薩的年齡與奉獻的心力...等令人感恩的行動。

 

 

在行走時我終於注意到身邊的樹飄逸自在,吹在身上的涼風超爽,

 

曬在身上的陽光超討厭,一種『萬物靜觀皆自得』的體悟,油然而生。

 

 


晨光乍現,球場上的漫步,腳踏實地的感覺,無目的放鬆自在的走,

 

從腳底板傳來的喜悅,在半夢半醒的思慮中,那放下身心的感受,

 

是這般的真實又親切,彷彿多年不見的好友在呼喚,自內心。

 

 

人生許多的現在需要面對,在某天的晚餐我突然清醒了,就在鐵盒子裡的苦瓜燦爛微笑中。

 

如果這是在餐廳,我退而遠之,我不想我不願我不要吃它,但是這是便當,我可以丟掉它,

 

但我的人生難道連這麼般清楚微小的苦都無法走過?

 

 

所以我只好面對它、接受它、處理它、嗑了它。

 

 


不管妄念,回到方法,在聖嚴師傅的開示中,練習跟自己相處,

 

了解凡是所有讓心不平靜,有所起伏的都是魔,都是妄念,

 

寢室內的打呼聲,到底讓誰起情緒?

 

進而入妄入魔;獨立自主的人格,要對自己很肯定、清楚,不盲目附合,不同流合汙,

 

接著培養自我的價值觀,不把別人做為自己的版圖,

 

有自己的自我,又尊重別人的自我,進而了解不自私就是很快樂的事;

 

 

慈悲、出離、慚愧、懺悔、感恩、迴向六心,以心印心,從言傳到身教,是榜樣更是典範;

 

修行不一定要打坐,打坐得心態是為調整身心、

 

為提高品格、糾正觀念,生活禪,安那般那(呼吸)法,什麼是你本來面目,

 

「接受它 面對它 處理它 放下它」。

 

 


生命的勇士林信廷,一段無信任的盲舞,一段信任的盲舞,

 

一種無聲勝有聲的印象,一場心如潮水的講堂,任何的經歷跟苦都不會白費,

 

失去的背後藏著前進的動力,盲看不到電線杆要躲,那我看得到電線杆難道不躲?

 

不是用手給麥克風,不一樣的思維,被動式的幫助,

 

主動的自由自在,潛水,我也想嘗試呢!

 

 

 


楊蓓老師,讓我挖起千年的糞坑,沒有人可以把過去忘記,要把記憶做好安頓。

 

一台似有目的漫無止進的車,一架似天眼的空拍機,在這沒有變化,不知深淺的沙漠,徘徊,為誰而開?

 

與過去的車痕同行,或許沒油,或許沒勁,或許無心,終究會停下,

 

但那曾開過的路,曾看過的風光,曾有的堅定毅力,絕不白費。

 

 

低頭,孤獨的慢步在人群,那喧雜交錯的腳影映在眼中,亂在腦中,還是孤角適合我,

 

單純輕鬆而又簡單達成,抬眼的剎那,那目光的交錯,彷彿有種力量,撥亂回正,

 

原來我剛在井裡,伴隨著目光與拍肩,有種力量把我往上拉,終於我看到了廣闊的天空,

 

回頭一望,那井,依舊存在,但我已大步踏前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一碗水的生命,為何而灑?初行的戰戰兢兢,心中無明呢喃:『菩提本無樹...何處惹塵埃』,

 

伴隨無常風,有形坡,無法挽留的清水,似有所悟,歲月的閻王信,誰能拒絕?

 

接踵的添水,勺水,當下,一念通明,『菩提若無樹,何需惹塵埃,既已栽下樹,何需妄無樹』。

 

 

 


心有悟,身在何處?伴隨著,感受腳踩地面的感覺,感受背部彎曲的感覺,感受膝蓋彎曲的感覺...

 

讓注意力一次次的集中,回到當下,回到那個從皮膚表層、贅肉、骨骼,傳來以往不曾注意過得當下,

 

原來認識自己,不只是認識自己的心,更重要的是認識自己身體的感覺。

 

 

 

演柔法師的瑜珈課,真讓人印象深刻。

 


打坐時,腿部傳來的痛,真的無法當作妄念不管,隨著感受身體訊息,

 

漸漸得發現,原來是背部不直,腰部彎曲,導致上半身重量壓在腿部,思量,深呼吸,

 

跟著初始引導的方式,讓頭背腰重回一條線,疼痛,果然好多了。

 

 

時光的流逝,疼痛再返,呼吸再試,依舊疼痛,想想方法,

 

轉念法躍然而出『今朝打坐萬般疼,疼痛還債我甘願,往昔所造諸惡業,今夕債還無畏受』。

 

 

 


禮佛拜佛,不計其數的重複,不用念頭與思緒帶動,用身體帶動心,妄念紛至沓來,

 

做這個有什麼意義、拜佛用心阿這樣拜做啥、膝蓋痛、手痛、我不要拜了...,

 

緩緩的,不知何時,拜佛依舊但無思無念無妄,身心合一。

 

 

 


感悟與感觸恆河沙數,恰似達摩西來,實在無法一一筆錄,

 

最後分享我一直記憶深刻的故事(細節記不太住,若有錯誤,那是妄念,請不管它)。

 

 

有一天媽媽參加禪學精進7天課程回家,兒子興匆匆的跑來問媽媽收穫,

 

媽媽回答「人老了,記得少,忘的多」,

 

接著媽媽跟兒子說「兒子,牆腳有個竹簍,你幫我裝點水來」,

 

兒子回答「媽,竹簍怎麼能裝水!我拿杯子幫您裝吧」,

 

媽回答「對阿,我就像這竹簍,雖然留不住水,

 

但每次參加活動,就像被洗滌過一般,枯木逢春,

 

更何況竹簍雖裝不了水,但能吸水呢」。

 

 

 


弟子本次真的覺得自己很有福報,竟然能參與如此有意義的活動,

 

種種感恩感謝實在非筆墨能形容,期許我心中的菩提子,能開花結果,再次的繁衍。

 

 

感恩聖嚴師傅,感謝法師,感謝義工菩薩,感謝菩薩,期待我們法鼓山再會。

 

 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法自何處求得來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鼓鐘響徹清淨噹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山脈傳承聖嚴禪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悟在方法回現在

            

 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因修行而修心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因修心而開悟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因開悟而立願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因立願而普渡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因普渡而奉獻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因奉獻而成佛

 

 

◎文 : 張峻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