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首頁) >> 歷史紀錄(心得與報導) » 心得與報導

【報導 .【誰來做夢8 】罕爸樂團的追夢之旅 】● 夢想留給準備好的 - 李爸篇

個性中有一種罕見的堅持

「從小,我的生日願望就是一個蛋糕和一個生日禮物,但是我爸每次都只會把我拉到照相館,沒有新衣服,還是要拍。我問他為什麼要拍?他說,說不定你以後當總統,這些照片就很珍貴囉!現在我才能體會我爸的心情。」吉他手李爸,在投影牆上,秀出他從小到大,16年來每一年的生日照片,說明他父親為他一張一張留下的成長紀錄。父親對他的愛,讓他學會細心觀察小孩的需求。

 

李爸的家庭並不圓滿,他有一個得了精神病的媽媽,曾經有過媽媽發病時,拿著刀子追殺他和他哥哥,在這樣的環境下,李爸喜歡活在自己的世界裡,就像他小時候喜歡的動畫「雷鳥五號」,想像怎樣把自己的家改裝,隱藏自己,他爸爸看到他有這樣的特質,就讓他去學畫畫。李爸說,因為這樣的成長環境,讓他變成一個很愛作夢的人,最大的願望,就是希望未來能有個安穩的家。

 

李爸的故事說到這邊,沒有人不感到心酸。後來,李爸有了一個得了結節性硬化症的女兒,這種疾病會涉及腦、腎、心臟、肺和其他器官,由基因突變引起,會有智能障礙、發育遲緩等問題,當李爸和李媽發現女兒得病時,李媽有三年時間天天哭,夫妻兩人四處求醫,也去寺廟拜佛,在佛菩薩前面,甚至發願要吃素,把這份願心回報給女兒,從此再也沒有一點起心動念想吃肉。李爸說:「我們的個性裡都有一種堅持。」

 

李爸非常喜歡女兒,渴望女兒可以對他撒嬌,但是她因為生病,動作和感情表達不協調,想要她抱你,還要自己教他,所以少了她自動自發的親暱感。李爸最喜歡騎機車載女兒,覺得女兒坐在機車後座,用小手抱著他的時候,有被珍惜的感覺。當女兒的小手一天天長大,終於有一天,女兒對爸爸說,想要自己搭公車上學,可憐的爸爸,為了成全女兒,只好自己騎車追著女兒搭的公車,一直看著女兒順利搭著車到學校,才放心回家。

 

 

對夢想 永遠做好準備 自信抓住機會

除了圓滿的家,李爸也有音樂夢。他曾經白天在中國時報廣告部,晚上在自由時報編輯台,但是女兒生病後,只好把工作辭掉,全心照顧女兒。這段期間,音樂對他更加重要,能寄託他的情感。

 

在李爸成長過程中,音樂和美術一直在他生活中,國中時開始碰吉他,也曾在餐廳演奏,雖然後來放棄樂器,但是走到哪,還是都要有音樂,即使在當兵時,也偷偷在辦公室放音樂,先試放一點點,發現氣氛不錯,後來就天天放,大家也很開心接受。

 

組樂團是一個機緣,在罕見疾病基金會裡,有一位巫爸爸發現,罕病爸爸們,總是把小孩和媽媽接到基金會後,就自己走掉,放著媽媽陪小孩,巫爸爸希望把爸爸們也留下來,所以就組了一個不落跑爸爸俱樂部,組成一個合唱團,李爸就當吉他伴奏,從兩、三個人,擴大到20多個人。後來在六年前,導演黃嘉俊應邀在基金會工作的弟弟要求,拍攝基金會的廣告片,後來才驚覺世界上有罕見疾病,才開始拍攝決定跟拍生活記錄。

 

在導演拍攝的過程中,從每個爸爸的心中,看到一個共同元素「音樂」,於是提出組樂團的想法,而且一年就要衝海洋音樂祭。

 

這是個不可思議的夢,就連團名「睏熊爸」也是一個夢,六個平均年齡52歲,加起來超過300歲,為了工作和家庭總是「睏袂飽」的爸爸們,還有四個爸爸是完全不會樂器,這樣想要衝海洋,真的是個大夢,但是這樣的目標,激起爸爸們的熱血,決定全力以赴。

 

什麼是夢想?李爸是一個很會作夢的人,但是它不會強迫自己去實現夢想,而是做好準備,等待時機來了,有自信的抓住機會,音樂也是,機會沒有到,就不強求。

 

睏熊爸樂團,對李爸來說,是一個階段性的夢想,他認為,除了實現夢想,這個樂團給人的影響,可能不是音樂上的,而是精神上的,我們可能化身為生命鬥士,鼓勵年輕人有夢想就去做,用行動證明一種面對生命的態度。

 

大家好奇,那下一個夢想是什麼?李爸有點無奈說:「我們已經去過月球了,現在也該回來了,孩子才是最重要的,所以樂團可能會沉寂一段時間,我暫時不說下一個夢想是什麼。」

 

 

勇爸和李爸的故事,讓現場朋友聽了都很感動,但是感動之後留下什麼?在演講會後,幾位朋友也說出自己的夢想,有人看了這部片五次,而決定要辦一年的研討會,挖掘更深的理解,也有人說,想要幫助別人,白日夢期許每一位朋友,把感動變成行動,2014年,白日夢將舉辦《一首搖滾上月球》的電影公播,期許大家一起來響應。

 

 

阿修(主持人):面臨宣傳和訪問行程,你們怎麼去調適這個事情,還是樂在其中?

 

李爸:很幸運,在拍攝過程中,我有太太全力的支持,沒有任何一點抱怨,但是巫爸爸和巫媽媽拍攝中,

巫媽住院先入院開刀,後來孩子住院時肺部感染,全家都一起住進醫院,突然失去所有,到處求救,我們也曾經經歷這麼艱苦的時候,在電影宣傳期間,為了讓電影快速推出去,時間壓縮的更嚴重,不過還好,這期間反而沒發生什麼事情。

 

勇爸:說到這個就是我最羨慕的,因為其他爸爸有老婆,我沒有,所以自己要堅強一點,要賺錢,要照顧兒子,還要照顧85歲的爸爸,我看到其他爸爸,也會很羨幕,也希望自己有一個健全的家,但是也是自己年輕不懂,才讓你人生有個洞。我希望把我的遺憾跟大家分享,讓大家一起學習,把對的,不對的去思考衡量,往比較正面的方向去走。

 

 

 

阿修:對追逐夢想的人來說,經常會遇到挫折,有沒有什麼話,可以給我們一個鼓勵?

 

李爸:沒有夢想,活著幹什麼。

參與這個樂團期間,我很享受這個過程,但是孩子還是最重要的,上完月球,總該回家了吧!很多爸爸已經不能再為樂團做什麼事情了,他們必須回家,不然太太要抗議了。他們真的需要的,是為自己,對他們來說,音樂是帶給他快樂,而「睏熊霸」變成一個集體意念,不會讓其他人代替我們做什麼事情,我會做詞作曲,但不會為別人做,只會為我的孩子做,寫我的孩子,創作我的孩子,我才會做。

 

勇爸:我的想法和李爸不同,一個團體就是一條命,你說只要過程、不要目的,那這個團體一定十分無力,所以不能只要過程,不要目的,個人可以,但是團體就不行。

 

睏熊霸是由六個老爸組成的團,宣導罕病是主要目的。沒錯,回到地球後,睏熊霸還是要回到日常工作,裡面四個爸爸不是玩音樂,都有正常工作,但是裡面最不安定的就是我,要回去開計程車嗎?還是找回當初為智勇放棄的音樂夢想?開計程車不是不好,但是跟我的興趣不一樣,人生最好的,就是把自己的興趣和工作結合,學有專精,當你學到一個程度,你就是那個領域的專家,我會繼續走樂團,發表我的作品,我會把我的心聲融入歌曲,去激勵人,去分享音樂的美妙。

留言區
請於網頁右上方登入帳號後方可留言!


帳號:
密碼: 忘記密碼

或用以下方式登入

Google+

若您還沒有法青帳號請按此註冊
電子信箱:
訂閱狀態: 訂閱電子報 退訂電子報